[ 供稿:办公室    点击数:1395    更新时间:2017/9/14 ]

“真刀真枪干一场”——习近平在河北正定工作的难忘岁月(五)

  198212月,时任正定县委副书记习近平在全县精神文明建设先进集体和先进个人代表会议上讲话。 (资料图片)

  “上下同欲者胜。只要我们13亿多人民和衷共济,只要我们党永远同人民站在一起,大家撸起袖子加油干,我们就一定能够走好我们这一代人的长征路。”

  ——习近平

  带领正定干部群众为城市服务、掏城市腰包,走上“半城郊型”经济发展新路子,他既有战术措施,又有战略思维。

  多方筹资建起荣国府,开创旅游业发展的“正定模式”,他用实际行动做到“说一件,干一件;干一件,成一件”。

  千方百计抢救古树、古寺、古城墙,保护这里值得骄傲的历史文化,他对自己的第二故乡“知之甚深,爱之愈切”。

  “一定要树立求实精神,抓实事,求实效,真刀真枪干一场。”重温习近平总书记在正定的难忘岁月,这一理念贯穿始终。

  走“半城郊型”经济发展新路子

  “各级领导干部不仅要有战术措施,更要有战略思维,成为各个岗位上的战略家。”

  ——习近平

  正定县塔元庄村,坐落在滹沱河北岸、距县城西4公里处。30多年来,习近平一直关怀和牵挂着这个有500多户人家的普通村庄。

  1982年至1985年,担任正定县委副书记和书记期间,习近平经常骑着自行车来这个村调研,和村民拉家常、谈发展。1984年夏天,他提出正定发展“半城郊型”经济不久,又一次来到塔元庄村的田间地头,了解他们发展多种经营、集体经济的情况,鼓励大家用好县里的政策,大力发展第二产业,搞好农副产品深加工,实现多次增值,增加村民收入。

  2013711日,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在调研指导河北省第一批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时,再次来到塔元庄村考察,乡亲们亲切地称他为“老书记”。那次考察,他走访了村委会、村民家、综合超市,并在社区综合服务中心召开座谈会,为塔元庄村指明了小康村建设的方向:把农业做成产业化,养老做成市场化,旅游做成规范化。

  如今,塔元庄村人均年收入超过2.1万元,过上了“有钱有车有楼房”的幸福生活。

  “这‘三化’,其实就是‘为城市服务,掏城市腰包’。这与30多年前‘老书记’引领正定发展‘半城郊型’经济的思路是一脉相承的。”塔元庄村党支部书记尹计平说。

  1984年,习近平为正定确立了走“半城郊型”经济发展的路子。塔元庄开始改变粮食生产单打一的模式,种大棚蔬菜,建养鸡场、养猪场,向石家庄市送蔬菜、鸡蛋和猪肉。大力发展集体经济,建起了棉织厂、水泥构件厂、防水材料厂,生产医用纱布、建筑材料。尹计平当时还搞了个工程队,领着100多名乡亲在石家庄市从事建筑工程。

  塔元庄的变化,就是从那时候开始的。村民的粮袋子、钱袋子一天天鼓了起来,这个村在全乡(当时隶属西柏棠乡)第一个通上了自来水、第一个搞了村庄规划。

  正定更多农村发生的变化,同样从发展“半城郊型”经济开始。

  上世纪80年代初,石家庄地市尚未合并,正定归石家庄地区管辖,南部和西部与石家庄市接壤。

  但是,受“以粮为纲”的思想束缚,对于这个毗邻省城发展商品生产得天独厚的条件,人们不仅没有正确地认识和利用,反而千方百计加以限制,大批所谓“以副坑农”“弃农经商”。

  疏远城市的结果,是经济落后、农民受穷。特别是当全县推行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大力发展商品生产之后,这种思想越发阻碍着正定的经济发展。

  正定经济如何起飞?习近平思考:正定需要找到一条新路。

  请来专家指导。从1983年下半年到1984年年初,先后聘请省内外55名专家、教授、工程技术人员成立顾问团。经济学家于光远数次来正定讲学,指导农村经济发展。

  组织调研摸底。自19839月起,用3个月的时间、组建11个专题组,对全县商品经济的现状和前景进行了全面、深入的调查和分析。

  外出考察学习。习近平两次到经济发展较快的石家庄郊区谈固参观,学习“城郊型”经济发展经验;组织各单位主要负责人到石家庄市和蠡县参观考察商品生产。

  一条经济发展新路子逐渐清晰。

  198428日,习近平召开县委工作会议,专题研究如何实现正定经济起飞。他提出:“积极研究探索发展‘半城郊型’经济的新路子,开拓有正定特色的经济起飞之路。”

  “‘半城郊型’是什么意思啊?”

  时任县长的程宝怀回忆说,乍一听这个词,人们都懵了,从前只听说过“城郊型”经济,不太理解“半城郊型”经济的含义。

  “所谓‘半城郊型’经济,顾名思义就是它既具有‘城郊型’经济依托于城市、商品生产比较发达、城乡联系比较密切的某些特点,又具有一般农村经济的某些特点,是两类经济结合的中间型经济。”习近平解释。

  “正定人多地少,用单一粮食经营的观点看,它就是个劣势。而用农工商综合经营的观点看,它又是个优势。”习近平条分缕析,县政府所在的正定镇,距石家庄市15公里,处在一个相当于城市郊区的位置。地理上的郊区位置和行政上的非城郊体制,决定了正定必须走“半城郊型”经济发展道路。

  “原来是这么个‘半城郊型’啊!”大家恍然大悟。

  发展“半城郊型”经济的设想有了,如何抓住关键,落到实处?

  在县委工作会议上,习近平动员大家:“全县要‘一盘棋’,拧成一股劲,坚定起飞的信心,夺取起飞的成功。”

  他特别提出:“今年,我们的任务很重,工作量很大,许多工作相互交织、相互联系。各级领导干部不仅要有战术措施,更要有战略思维,成为各个岗位上的战略家。”

  在习近平看来,发展“半城郊型”经济,首先必须摆脱“小农业”思想的局限和束缚,树立社会主义大农业思想,建立合理的、平衡发展的经济结构。

  1984423日,县政府制定出台《从实际出发,积极探索有正定特色的“半城郊型”经济发展道路方案》。种植业怎么充分利用空间,养殖业怎么形成合理的食物链,工业怎么大力发展,商业服务业重点发展哪些行业,一目了然。

  这个方案,引导正定“靠城吃城”,打破了行政壁垒,打开了思想禁锢,人们的积极性、创造性迸发出来。正定农民开始利用自己的劳力、产品等优势,去叩城市市场的大门。

  “城市需要什么,我们就种什么;城市需要什么,我们就加工什么。”时隔33年,习近平当年提出的号召,今年60岁的西关村菜农王道永仍清晰记得。

  西关村的蔬菜远近闻名、热销石家庄,这源于33年前习近平大力倡导发展“半城郊型”经济。

  当年,习近平鼓励农民种植蔬菜,提出在城关片和滹沱河南片的乡镇试办商品菜基地,积极推广应用塑料大棚、地膜覆盖等新技术。

  县里出技术、送地膜、给无息贷款,一下子激发了农民种菜的积极性。王道永的父亲王小辈,在全县第一个建起大型温室种蔬菜。大棚里一年四季瓜菜常鲜,王道永骑着自行车一天三趟到石家庄市卖菜。

  “摸着黑就上路了,车后面驮着两筐菜。出了村往南,沿着滹沱河大桥往石家庄市里骑。到桥上一看,嗬,都是骑车驮菜的人。”

  王道永说,依靠种菜,他家成为全县首批万元户之一。如今,他加入了村里的蔬菜种植合作社,只管种菜,不管销售。与33年前相比,销售方式变了,但市场依然在石家庄。

  “发展‘半城郊型’经济,老百姓都特别欢迎。疏远城市的‘闭关’政策,让人们发展商品生产的热情压抑太久了。”时任县委政策研究室主任的戴留金说。

  从那时起,滹沱河大桥上热闹起来。一辆辆自行车、拖拉机、汽车,满载着农副产品、建筑材料、手工制品和各种零配件,从正定涌向石家庄市,来来往往,川流不息。

  南村乡东塔口村的吴会来,瞅准商机为石家庄市生产劳保手套。他让爱人和两个女儿做手套,自己跑销路,每年收入三四千元。但他并不满足,又联合5户农民集资兴办生产内墙涂料的小化工厂。

  没几年,吴会来就从一个年年欠债的困难户,变成了“七机部长”,有了洗衣机、电视机、3台缝纫机、2台收音机。

  在发展“半城郊型”经济的实践中,习近平总结出“二十字经”:投其所好,供其所需,取其所长,补其所短,应其所变。

  有的人直接生产为城市生活服务的服装、家具、食品、花卉,有的跑运输、搞劳务,还有的与城市工厂企业搞联营加工。一座座工厂拔地而起,一批批专业户、联合体应运而生。

  滹沱河以南、紧靠石家庄市的二十里铺、西兆通、南村三个乡(当时隶属正定),近水楼台先得月,成为发展“半城郊型”经济的模范乡。

  “农村工业是农村经济的重要支柱。显然,工业这个层次在‘半城郊型’经济中地位十分重要。必须下大力量,突出抓好,加快发展。”习近平一席话,让时任二十里铺乡党委书记的王秋生豁然开朗。

  按照这个方向,二十里铺乡大上高精尖项目,与省化工研究所、西北工业大学等61个科研单位、大专院校挂钩,引进了16个大型项目、65个中小型项目。

  河北师范大学研制成功氨基乙酸工艺,但因场地缺乏无法安排生产。二十里铺乡得知后,当即移接过来,组建联合化工厂,一年就获利40余万元。1985年,厂子生产的氨基乙酸获得农牧渔业部优质产品称号。后来,这个厂发展成为中国化工行业500强企业。

  为城市服务,掏城市腰包,滹沱河以北的乡也变了样。

  农民冬闲变冬忙,让时任曲阳桥乡党委书记的梁臧仁印象深刻。曲阳桥乡境内有周汉河、大鸣河,水稻是当地重要农作物。收割完稻穗,农民就把稻草堆在院子里,不是当柴火烧,就是用来沤肥。

  习近平到曲阳桥乡调研时发现了这个问题,特别叮嘱梁臧仁:“要用稻草做深加工,不要浪费。”

  稻草深加工好是好,可卖给谁呢?县里提出发展“半城郊型”经济,为曲阳桥乡稻草制品找到了销路。经协商,石家庄市每年从正定购进50万斤草编品。这下可好了,稻草变废为宝,编草绳、做草帘成了曲阳桥乡农民冬天里的好活计,家家户户多了一项可观的收入。

  “习书记有个生动的比喻,领导干部要‘既有老黄牛的品格,又有千里马的气势;既是一个有胆有识的战略家,又是一个脚踏实地的实干家’。”时任县委办公室资料组干事的李亚平回忆说,发展“半城郊型”经济,就体现了习书记的“战略思想”“实干作风”。

  1984617日,人民日报刊发通讯《正定翻身记》,肯定正定的探索,赞扬正定发展“半城郊型”经济“既为城市服务,又掏城市腰包,在服务中发展自己”。

  发展“半城郊型”经济,正定实现了不丢城,不误乡,利城富乡。1984年,正定经济实现了“九翻”“十超”,工农业总产值、农民人均收入等九项指标比1980年翻一番;粮食总产、社会商品零售总额等十项指标超历史。

 上一篇文章: “把百姓的事放在心里”——习近平在河北正定工作的难忘岁月(四)
 下一篇文章: “真刀真枪干一场”——习近平在河北正定工作的难忘岁月(六)
版权所有© 2004 河北玉田一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