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供稿:佚名    点击数:2127    更新时间:2011/6/13 ]

第二章 各阶段大事记 - 第四节 文化大革命教育受灾时期(1966.6—1976.10)

第四节 文化大革命教育受灾时期

1966.61976.10

一、教育形势

1966年夏,由领导者错误发动,被反革命集团利用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给党、国家和各族人民带来严重灾难和内乱。教育战线更是受害的重灾区,特别是前三年,可以说是恐怖时期。19718月《全国教育工作会议纪要》提出的“两个估计”,进一步贬低了知识分子。教师成了“臭老九”。但玉田一中的教师曾多次制止武斗及打、砸、抢行为,使一中无一人死亡;试验室、图书馆的财产、资料无一损失。19708月河北省初高中试用课本出版,此后,教师们痴心不改,狠抓教学质量。为动乱后玉田一中崛起打下基础。

二、本阶段大事记

(一)停课大批判、破“四旧”( 1966.61966.10

11966427,全校师生收听唐山矿院周老师讲的批判吴晗的“海瑞罢官”。随着批判邓拓黑线的“罪行”,北京市委书记彭真、刘仁被撤职。玉田一中在书记田文、副校长陈克东主持下于66将高中语文、政治、历史课均改为“文化大革命课”。接着在《教工园地》出了“横扫一切牛鬼蛇神”专栏;图书馆清理“黑帮”书籍,从而拉开了文化大革命的序幕。

1966612,一中、唐师师生去县礼堂,县委领导传达了“学校开展文化大革命安排”的通知,两校派驻工作组,停课闹革命。

613,县委汪兆祥、志铭及工作组王绪功等三人进驻玉田一中,各班团支部在工作组领导下,揭发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中层以上领导干部、各班班主任一律靠边站。教职工建立学习组搞揭发批判。

1966614,几乎所有墙上,都贴满了大字报。“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黑帮分子”、“反动学术权威”、“牛鬼蛇神”等帽子满天飞。给一些学生也出了“反党分子”等专栏。616学生捣毁了“小花园”。

2616,县委又加强了玉田一中工作组力量,张步生等三人进校。

617,工作组撤销了陈克东、陈异珍(总务主任)、张翠然(学习组组长)的职务,在重点揭发走资派的部署下,田文、陈克东、陈异珍等每人有几个专栏,教师无人没大字报,贴了一层又一层。

629,县委宣布“田文、陈克东、陈异珍、于惠云(政治组组长),停止工作,检查反省。

3720唐山地区派钱英华等三人工作组进驻学校(钱为地区工作队队长、张步生为县工作组组长)。

同日批斗右派张韶辉。

在深揭领导层后,又把重点转入教学领域,教师的作文评语、课堂讲话都被断章取义,无限上纲,大字报一个高潮接着一个高潮。自中央的十六条传达后,凡毛主席最新指示等一广播,师生立即上街游行不过夜。

1966812北京五大院校撤销工作组。同时县代理书记石永宣布“党团组织不再活动”,学生开始下乡调查,一中、师范学校学生开始串联。

4818,在工作组指导下,建立“玉田一中文化革命委员会”(称旧文革),文革主任胡成(学生),副主任高树森老师等5人,教职工又选出文革委员王同光兼教工组组长(文革成员)、各班也选出文革委员、及各组组长。

5824,田文、刘锦荣宿舍被封,二人被看起、批斗。

1966820以后,学校又掀起“破四旧”、“立四新”高潮,学校的琉璃瓦被打碎;葡萄架被砍;荣辉河桥边上赑屃驮石碑被砸;所有飞鸽车牌子、钢笔卡子被掰;许多师生改名;女教师剪掉辫子;改玉田一中为“红卫中学”。

68月底,红卫兵运动在全国狂热掀起,一中师生也按唯成分论标准建立了红卫兵组织。

914,经唐山地区批准,撤销田文的一切职务;玉田县委撤销了陈异珍、陈克东的职务。

915,玉田一中红卫大队成立,大队长高翥(学生)。后随着师生自愿结组,多数师生成了红卫兵。

7、这一阶段,北京等地大专院校学生,来一中宣传武斗,一中学生也进京等地串联,学校贴出“要文斗,不要温斗”、“红色恐怖万岁”等大字报。

96,学生勒令一部分男教师剃光头,十几名教师“主动”剃了光头。2位女教师被剃了“阴阳头”。

同日,陈克东搞“四清”的虹桥北会的一些干部群众和一些学生,批判陈克东,并把张韶辉等十名教师带上高帽、拉上司令台陪斗,陈克东被虹桥北会的一名干部打了嘴巴,并两次被推下司令台。

8、在武斗即将发生时刻,当时的文革副主任高树森、委员王同光、教工组副组长静国才等组织了部分学生及时制止了即将发生的武斗,打、砸、抢和伤害教师的行为。

此阶段,文革副主任高树森带领部分学生封了理化生实验室,体育器材室,档案资料室。“文革”后学校财产、资料没有损失。

96,高树森、静国才和部分学生制止了正在给女教师剃阴阳头的学生,并将学生中所有理发工具收缴集体封存。

9月北京两名学生来一中宣传武斗,教学生将“牛鬼蛇神”集中。教他们唱“牛鬼蛇神嚎歌”,用鞭子打,让他们爬出。高一甲班女生宋继香告诉静国才。高树森、王同光、静国才,立即组织当时的师生骨干120余人在图书馆与之辩论。并强制二人在会客室检查,而后轰出学校,二人到林南仓中学又挑起一场武斗。

(二)大串联、批判资产阶级反动路线(1966.101967.2

1、自1966818--1970年1月26毛主席先后接见全国“革命群众”。玉田一中“文革”先后二次推选红卫兵代表(属唐山地区代表团)接受检阅。

当时中央支持大串联,1025学生可以在全国大串联,每人每天补助0.35元,到处设立“红卫兵接待站”,师生白吃白住,后又扩大到机关、工农群众,造成全国交通阻塞和巨大经济损失,此时一中师生也自行组织,去各地串联。有些组织还步行串联到延安。

1129,国务院通知暂停串联,返回原地闹革命,但直到196712月份,学校仍然冷冷清清。

219661026,玉田一中召开“批判资产阶级反动路线誓师大会”。

1214起批判县委、工作组的“资反路线”。1223,在县礼堂,石永做“资反路线”检查,一中学生上台与之辩论。

196719,在一中、唐师师生参加的玉田县委“向唐师师生平反大会”上,石永还未检查完,唐师、一中师生上台抗议,将大会变为向县委、工作组的揭发、控诉大会,令石永、县委副书记王成英承认大会无效。

1967221,校内五教师广播并写出大字报《揭开玉田一中教工组制行资产阶级反动路线的盖子》。225--4月5一中教工组长袁春普、周建华、冯玉生、静国才,旧文革胡成、高树森,都先后做了检查,受到批判;3月33月28在县礼堂,一中于惠云、李俊刚、钱荣湘及六名学生控诉“资反路线”。

(三)打派仗、军训团进校和校革委会成立(1967.21968.4

11966128,按上级部署,解散原来师生各班、各组的学习组,由师生重新自愿结组。学生自愿结成 “战斗队”、“造反兵团”等78个组织,战旗林立,又经按观点联合,至2月下旬,主要形成两大派组织:“红色造反派联合总部”,简称“联总”;“红色造反者联合兵团”,简称“红联”。教师也成立了几个组织。

219673月初,驻玉田4623部队后勤处处长王全印带部分驻军进校。39研究军训事宜。

312上午师生夹道欢迎“军训团”,下午开誓师大会。学校建团,年级建连,教学班建排,连排建制一直持续到1977年底。

314--5月20,每排一名解放军对师生进行军训。

31967510,在军训团的主持下建立了“新一中革命委员会”,在县礼堂开成立大会。革委会主任董一民,第一副主任贾瑞祥,副主任张求实(高三甲学生)、韩述本,另设常委王世芬、訾介夫,教师李福清、孙久仁及学生共15人。

革委会下设政工组、教革组、后勤组。

4312党中央号召大中小学高年级师生要军训,并实现以教学班为基础的革命大联合。军训期间,军训团、革委会曾多次组织大联合和复课闹革命工作,成效甚微。

5196741,玉田县“红代会”成立,张求实为县红代会副主任,高树森为常委。

6520,军训团排长等大部分撤出,师生送到东关,解放军军车几次停下。王团长等继续留校。

7414,玉田县在一中大操场开万人夺权大会,宣读1号通令和致毛主席的致敬电。石永、苏成等7人被定为死不改悔的“走资派”。

玉田一中也在成立革委会前整理田文、陈克东的材料,每人200余页,并在518,在一中小操场,批判石永、陈志铭和田文、陈克东。

当时,玉田一中的“走资派”,内定“历史反革命”,右派、坏分子八人是各派的共同的“阶级敌人”,经常被批判,强制劳动,一段时间还被停发工资。连田文、陈克东的家属也不准革命。

在此情况下,“大联合”、“复课闹革命”大都成了空谈,派性愈演愈烈。610,学生由“联总”发展为“玉田一中井冈山兵团”,76“红联”发展为“玉田一中红旗战斗兵团”。以后“起宏图”、“险峰造反总部”等几个战斗组织相继成立。教师也发展为“39名教师”和“部分教师”(34名)两派。

8、当时校内“大鸣、大放、大字报、大辨论”达到高潮,进而有发展武斗之势,“红旗”、“井冈山”在727817928三次险些造成大型武斗。其中,817晚,一中“井冈山”在玉田实小纪念“八·一八”大会,观者甚众。“红旗”等几个组织认为是派性讲话,上台造反、灭灯。台上、台下多处辨论,“红旗”一学生被打,“井冈山”一学生近于受绑架,而后“红旗”总部被“井冈山”学生围困一天一夜。在场的董一民、军训团房干事等左拉右拽、竭力调解,后又调查做过细工作,才没有发展成大型武斗。

9101922日,“三十二“名教师五代表与“红旗”五战士,就县革委会是“好的很”还是“三凑合”;一中革委会是“大方向完全正确”,还是“派性革委会”,在一中和县礼堂进行多次辨论,观者甚众。

196812月至19701月两派教师也明争暗斗,派仗达到白热化,两派学生也来助战,大字报又出高潮,广播天天不止。直至高三、高二、初三毕业后,较大派性斗争才得以缓和。

玉田一中师生,曾以极大热情投入文化大革命,但实际上是一场内战,结果都成了受害者,其损失不仅是学校教育停止,还使很多教师受到伤害;更使团结向上的教师集体、学生集体造成人为的矛盾。多年挥之不去。

(四)清理阶级队伍、举办中教班(1968.41971.9

119684月以后,毛主席先后发出文革实质是“……是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广大革命人民群众和国民党反动派长期斗争的继续……”和清理国民党残渣余孽的最新指示。玉田县、一中先后成立“卫三红指挥部”和“卫三红大队”。学校除了被专政的“八大员”屡遭批斗外,出身不好和有历史问题的人又重新人人自危,先后有十名教师遭到多次批斗。

514,一代课教师被无限上纲,遭多次批斗,96被遣送回家。64革委会留高三毕业生十余人任初一、二的辅导教师。65后多数教职工参加“阶级斗争学习班”。626一教师因连遭批斗,服毒未死,反遭多次更为严厉的批斗。

21968812,工宣队进校负责人谭生等参与领导工作。916,按县委批示革委会副主任张求实离校。925,代课教师除孙久仁外,全部回家;同日解放田文。

319681211,县委决定全县中学教职工在“玉田师范学校”(现“唐山师院玉田分校”)集中办“中教学习班”,学校仅留少部分教职工任新初一的教学工作。

4、此前军训团团长王全印调回部队,4623部队后勤处处长王卓亮任玉田一中军训团团长。“中教班”分为三连,“五·七”学校教职工为第一连,连长、指导员多为工宣队担任。

1216,县中教班有43名“阶级敌人”上台报号,“五·七”学校八名。此外,“五·七”学校还有九人被定为重点人。在1969112“宽严大会”上,有2人从严被揪上台,对专政对象和重点人内查外调。

1969220播出了毛主席“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斗、批、改阶段应认真注意政策”等批示,陈克东经过五次检查帮批,于1969313宣布解放。陈异珍、李中一挂起。

196949,“中教班”结束。多数教师下放到下边的中学;一部分去了“五·七干校”;一部分被勒令退职还乡;一部分被视为“阶级敌人”,“清除”出教师队伍;后来外省市教师一部分回到了原籍。到1978前后仍在本县的教师,才被陆续调回一中。

(五)“五·七”学校的建立及一打三反运动、评法评儒活动(1969.41971.9

119681019,由军训团长王全印、革委会主任董一民主持,提出教改设想:请示建立“五·七”学校,并在四连(高一)进行“五·七”型试点,开设电工、农机、农化、会计四个专业。1028,所招第一批“五·七”学员入学,玉田“五·七”学校成立。

21969129,玉田县革命委员会向唐山地区革命委员会提出“举办‘玉田五·七学校’问题的请示”,“拟将河北玉田第一中学与河北唐山师范学校合并,办玉田县‘五·七’学校,校址设在河北玉田第一中学校址,原玉田一中初中学生全部回到大队和社办初中学习”。

19694月,河北唐山师范学校停办,许春亭、郭云霄、卢建勋、郑德满等十几名领导、教师调入玉田“五·七”学校。

玉田“五·七”学校负责人为许春亭、董一民(革委会副主任),及冯玉生、韩述本、田润浦。田润浦不足两月调出,改为杨志和。

1969728,建立党支部,书记许春亭、副书记董一民。同日,许春亭下乡搞斗、批、改。

1969814,“五·七”学校召开党支部、革委会成立大会。

19701月,又恢复河北省唐山师范学校,隶属河北省,许春亭等领导教师相继调回。

3196810月起,除招收专业班外,19694月又招3个高中班,并办起了工厂。至1974年,共招收农医、兽医、会计、农技、绘画、师资、水利、林果、通讯、体育、音乐、农机、机电等13个专业51个班,1791人。学校师资选聘一些工人、贫下中农和技术员任兼职或专职教师,校内一些教师担任部分文化课,确实为玉田县输送了一批急需人才。

4、“五·七”学校的建立,市内、外曾有几十批教育单位来校学习考察。1969912,教育部周立农在专署文教组长张科陪同下来校视察、座谈。

519702月,玉田县展开“一打三反”运动,县革委会捕风捉影到处抓信号弹。

同年8月至9月,玉田县按公社举办“一打三反”学习班,玉田“五·七”学校教职工几次参加由县革委会召开的“万人大会”,林南仓中学刘国云等5人被批斗毒打,许多单位教师自杀或自残。

6197085,县斗批改宣传队付林泽等8人进驻玉田“五·七”学校,搞一打三反运动,历时三个月,在上、下极左思想指导下,不断批判校领导的“右倾情绪”,在运动中搞逼供信,先后掀起三次“四大”高潮,造成两次大的冤案。

①经济案。在宣传队的组织下,成立了“清理经济小组”。伙食管理员汪裕生、周会维被看起,轮番批斗。还将汪的儿子拘来逼审,911日汪自杀未遂。之后,个别宣传队员又对其进行近于武斗的批斗,并在102“全县中小学批斗、批判大会”上批判汪裕生。这期间,县革委会抄了汪、周的家。此案株连了8名教职工。

②于惠云案。在前段文革中,学生曾揭发党员教师于惠云(任政治课)讲过毛泽东思想也是“一分为二”(绝对与相对的统一)的,因宣传队员的无知,抓住此问题上纲上线,说她反党、反毛泽东思想。

92628日,组织教职工和学生批判于惠云,县革委会主任在县大礼堂大会上点名批判。此案又株连了董一民、訾介夫。在一次领导班子会议上宣传队、工宣队还要开除于的党籍,在董一民的坚决抵制下,未形成决议。

7197010月,学校进行整党,在此基础上,成立了新的党支部,支部书记董一民。

819718月,《全国教育工作会议纪要》发表,纪要中提出解放后十七年的两个估计,即“毛主席的无产阶级教育路线基本上没有得到贯彻执行”、“资产阶级专了无产阶级的政,大多数教师的世界观基本上是资产阶级的”,进一步贬低了知识分子的作用和地位,教师被称为“臭老九”。

91971年“九·一三”事件后,周恩来总理主持日常工作,恢复调整国民经济,积极解放干部。1972620,最后一批工宣队谭生等离校。是年,全县各国办中学全部改为二年制高中,初中采用闭卷考试的办法,择优录取。

1972年至1973年上半年,“五·七”学校高中连已有高中两个年级10个班。一中负责高中工作的副主任訾介夫也以“纠左”为指导思想,把提高教学质量作为中心去抓。訾介夫所总结的一份经验材料在全县大会上发言,会后各校争相传抄;高中连连长、县中心教研组数学组长静国才也先后三次在全县做引路课、介绍经验。但19739月,全国又开始了批判“修正主义教育路线”,称上阶段为“教育回潮”,并以张铁生的一份答卷,镇压了这次“回潮”。

是年,高考招生考试被废除,推行“推荐选拔”的办法,招收工农兵大学生。

101974年初,“四人帮”又在全国开展“批林批孔批大儒”活动,矛头直指周总理。学校也开展了“评法批儒”活动,办了诗画配等。后县局又派工作组批判“关门办学”、“师道尊严”等,还在一中组织了全县教育部门“批判师道尊严现场会”(两次),殃及全县教育界。

197453,“工宣队”重新进校。

111972197455,由革委会主任董一民、副主任冯玉生、高中连长静国才负责,“五·七”学校高中连师生去唐山参观展览馆;后又由高中连长静国才负责,去唐山焦化厂,参观工厂生产流程,又两次去蓟县盘山烈士陵园扫墓、举行入团仪式等。玉田距蓟县盘山、唐山焦化厂100-140里,师生全部骑自行车,车队前后约3里,横过马路时,汽车为之让路。

121974321,静国才、陈子安等师生代表与玉田驻军部队去丰润潘家峪参观潘家峪惨案遗址,上午参观祠堂、展览馆,下午到西大坑、潘家大院、南沿子。在南沿子下,军民同批日本帝国主义罪行。

() “批邓、反击右倾翻案风”阶段( 1975.21976.7.10)

11975年邓小平主持中央日常工作,着手整顿国民经济,但不久全国又展开“批邓、反击右倾翻案风”运动。197579月,在教育战线展开“反回潮、批奇谈怪论”运动。

219758月,由玉田革委会主持,建立“玉田五·七大学”,校址在孟大庄公社石臼村南,占地400余亩。由县革委会主任张长瑞任校长,张求实(高三甲学生)任常务副校长,董一民、田继生任副校长。将“玉田五·七学校”纳入“玉田五·七大学”。当月“玉田五·七大学”建立党总支。“当时,玉田五·七学校”教师党支部书记陈子安,总、教两处及校办工厂党支部书记王同光,石臼处五·七大学党支部书记袁仲魁,副书记王永田。石臼处“五·七大学”设有农学系,有作物栽培土壤肥料两个专业。至197884,“玉田五·七大学”停办。

319755月至9月,“玉田五·七学校”师生,先后奉命停课搞紫穗槐营养钵移栽活动、去郭屯公社几个大队“抗旱抢种”、高一应届生(双职工子女单独编班)去陈家铺搞水利建设等劳动。

这一年学校又掀起学“朝农”的热潮,和两个工厂、五个大队挂钩,并在韩家林公社大辛庄建立学农分校。

419763月玉田县农林局良繁场农场迁址,经上级批准将良繁场原址转归“玉田五·七学校”,学校共投资5万元。其路南试验声103.7亩,作为学校“学农基地”;试验场西(约一里)路北的场址14.95亩作为学校教学仪器厂;场址南14.95亩作为学校菜地。

51976728凌晨,唐山大地震。学校副书记张忠富、冯玉生等领导立即组织师生到操场清点人数,幸无一人伤亡。

7点接到上级通知:“震中在唐山、丰南,人员伤亡惨重,‘玉田五·七学校’建立灾民救护站。学生全部放假,教职工一律留下救护灾民。”随之华新纺织厂女工的灾民车到校,学校的20多名教职工边安置灾民,边抓紧在操场上建防震棚。七天时间,教职工紧张而忙碌。不管白天黑夜灾民车一到就全部出动抬伤员,一有空闲就抓紧建防震棚,还要做伤员轻生的思想工作。玉田”五·七”学校教职工家多数在离城几十里的农村,也是重灾区,不知家庭人员死活,但无一人回家。过了七、八天后,才轮流回家一天,尽管多数教师家里房倒屋塌,但当天都全部返回学校。地震发生时,附近许多学生自动来校参加救护灾民工作。教师高树森休假在家(唐山)全家被砸,次子震亡,几天后就赶回学校参加工作。就这样,先后接受救助的灾民达万余人,使死亡人数达到最小。后来按上级指示,重病号转到外地,地点保密。伤病号与教师成了患难之交,出院复原的病人先后有几十批伤员专程看望救命恩人。共同的目标,统一的行动,谱写出唐山大地震的悲壮奉献之歌。20年后,静国才写的《玉田地震灾民的诺亚方舟》发表在“中国国际广播电视台出版社”编辑的《我心中珍藏的故事》一书。

19768月,教职工在操场上脱胚自建防震房,坚持在地震棚上课。

 上一篇文章: 第二章 各阶段大事记 - 第五节  恢复高考和完善高考制度阶段(1976.10—1985.9)
 下一篇文章: 第二章 各阶段大事记 - 第三节 教育的调整和稳步提高时期(1961.9—1966.6)
版权所有© 2004 河北玉田一中